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K普生活 >记忆中的电影时光,蔡明亮咖啡走廊 >

记忆中的电影时光,蔡明亮咖啡走廊

时间:2020-05-28  阅读:711  点赞次数:632  

1932年至1936年兴建的台北公会堂(中山堂),当时全球经济不景气,因此出现折衷主义的建筑设计,透露出那个时代的简单设计风格。

深藏在复古红色建筑的咖啡馆

来到中山堂,顺着阶梯,走上位于四楼的蔡明亮咖啡走廊,有点喘。复古的小马赛克咖啡色地板磁砖,搭配蔡明亮的艺术创作品,一排老式靠背式深红色四人座的桌椅,我透过上下拉动的重摆垂木窗,远眺雪王冰淇淋的招牌,还有台湾布政使司衙门的遗址、一尊中华民国国父孙逸仙的铜像。

与中山堂的记忆

对于中山堂的记忆,是高中时代月考后的下午跟同学到西门町看电影时都会经过的地方,下公车在中山堂前要躲教官,然后进入中山堂的厕所换上早已偷偷放在书包里的便服,在半长不短的头髮上抹上髮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走去西门町看电影。那个年代与西门町的连结,就是电影院与中山堂,在学校内的髮禁、制服,出了校门还脱离不掉的威权体制,在这栋建筑的四周仍瀰漫着这样的氛围,但想想,或许也只对某些特定年纪的人才有这样的感受吧?

纯真年代的追忆

我坐的位置的右方,有个老式的化妆台,纪念老蒋总统生日的圆盘,中间摆着电影艺术相关书籍,原本只会在卧房出现的化妆台竟然被蛮不在乎地摆放在咖啡馆内,不明就理的人或许会觉得这是奇怪的装置艺术,对我来说却有深刻却说不清楚的话想说,那幺总归一句,这就是艺术吧!我在窗边享受着窗外的雨景,纷飞雨点落下的声音陪伴着清冷的西洋老歌,享受一杯手沖的单品咖啡,突然音乐换成了凤飞飞,所有的往事又瞬间浮现出来,一道彩虹的那个年代真的已经过去了。

一代人的共同年华

隔壁桌一行六人,大约也是我这个年纪,有些人的小孩已经上高中,于是他们开始从恋爱聊起,回忆他们的高中、大学时代的生活方式,然后进入职场工作、建立家庭与小孩子的教养。我想若是现在的中年人生活方式,都有这个当下那幺得轻鬆惬意就好了。在一个非假日的上午,水瓶子与一群年纪相仿的人的遇见,我们并没有交谈,但我知道对于中山堂,我们有着相同的记忆。

蔡明亮的咖啡走廊,诉说着他自己拍电影的故事,也提供了一个类似电影院的展演空间,但是走进来喝杯咖啡后发现,那不只是导演一个人的故事,而是1970年到1990年间,在台湾社会中的集体印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