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K爱生活 >市政局拆除脚车‧新山不容姐弟共骑 >

市政局拆除脚车‧新山不容姐弟共骑

时间:2020-07-08  阅读:208  点赞次数:606  
市政局拆除脚车‧新山不容姐弟共骑(柔佛‧新山20日讯)甫于週三在新山老街“诞生”的立陶宛画家尔纳斯的最新画作“乐高姐弟共骑”,虽然主题并无“不良意识”,却和早前掀起一阵风波的“转角遇到匪”遭遇同样命运,仅曝光两天,即于週五遭市政局执法人员清除,艺术的花朵未有机会绽放光芒就已凋零,令许多欣赏这副画作的民众大感可惜。根据了解,尔纳斯是在週三下午5时30分出现在新山陈旭年文化街“红楼”附近的彭亨路,在一栋老旧的双层店屋旁已被涂鸦的墙面,加了一副“乐高人姐弟共骑”的画作。不过,尔纳斯在进行创作时,曾与该店屋的锡克裔业主发生争执,儘管画作最终顺利完成,而且在消息传出后吸引不少人竞相前往拍照,然而,有关画作最终在市政局公关部接获投诉后于週五上午11时50分遭清除,艺术生命前后仅维持了不到48小时。墙面较后重新油漆市政局一名执法组官员受询时否认当局曾接获业主的投诉,仅指出市政局公关部是接获公众投诉后,指示执法人员前来收集资料。初始,该名官员声称执法人员只是前来拍照及实地了解情况,可是过后却突然“改变主意”当场动手拆除“乐高姐弟共骑”里的老旧脚车。由于画作主角之一的“乐高姐弟”或会在较后重新上漆时才会被掩盖,因此,被清除后少了脚车相伴的“乐高姐弟”,当下犹如已失去灵魂的画,令人感觉惋惜。不少来不及和尔纳斯“乐高姐弟共骑”画作合影的民众,最终仅来得及拍摄下脚车被拆的“历史过程”,而且,很快的,“乐高姐弟”短暂的艺术生命就在面子书迅速传开。壁画造成困扰业主忧中罚单针对尔纳斯的最新画作“乐高姐弟共骑”出现在自己的店屋墙面上,不愿具名的业主显得很生气。这名业主受询时说,他担心这幅画作的出现,会“连累”他遭市政局开出罚单对付。这名业主不讳言,画作出现后,一批又一批的人潮跑到他的店屋旁取景拍照,对他造成了困扰。他说,知道画作相当有名气,但仍希望市政局能快快清除它。担心被清除夫妻赶来合影一早从士姑来皇后花园赶来新山老街与“乐高姐弟共骑”合影的夫妻,便是担心这幅画作会与“转角遇到匪”遭遇同样的命运,因此专程赶来拍照,没想到夫妻的猜想不幸言中,一个多小时后,画作已不成画。57岁的刘育娥说,她和丈夫早前听闻尔纳斯在百合花园留下画作后,曾想过前往一探究竟兼拍照留念,不料迟了一步,最着名的“转角遇到匪”已遭市政局清除。“其实,政府应该鼓励更多的艺术创作,可以的话,提供更多的空间让相关画家创作。”另一名与家人前来拍照的家庭主妇王雪妮(43岁)说,壁画也是一种艺术,而且相当有趣,能够吸引人潮。“我不希望看到当局浪费人力来清除。”附近一名业者曾一平(67岁)受询时坦言,尔纳斯的画作在老街出现后,有人欢喜有人愁。“我知道业主本身并不同意,他觉得人潮出现会困扰他。”他不否认,画作的出现的确为老街增添更多生气,不过,他建议应该在适当的地点进行创作较合适。”“这两天是有很多人来拍照,但对路过这条街的车辆多少会造成影响,毕竟这里的路也不大。”沙里尔:美化市容不应清除新山国会议员丹斯里沙里尔认为,若立陶宛壁画家尔纳斯在市区所绘的壁画可起美化市容效果,有关壁画便不应被消除。他说,新山市政局觉得壁画有碍市容的话,那大街小巷张贴的大耳窿广告宣传单,是否更应该先採取清除行动?“我本身认为市区的该幅壁画并不碍眼,或许可起美化市容的效果,是不应该被清除。”不过,沙里尔也说,如果建筑物业主投诉壁画,那就另当别论了。应把时间用在除阿窿广告针对立陶宛画家尔纳斯在新山古蹟区的“姐弟共骑”壁画的脚踏车已经被新山市政局人员清走一事,彭加兰岭顶州议员邹裕豪受询时说,当局此举是本末倒置的作法。他指出,这是艺术,当局应尊重画家发挥艺术的空间。他感叹,这真是一个短命的壁画。可能是因为壁画靠近新山市政局的关係,当局的行动非常迅速。“当局更应该把精力用在清除那些张贴在各处的大耳窿广告上。”他透露,他将会于週五下午亲往壁画的所在处了解情况。尔纳斯留言回应壁画被拆受邀为新山百合花园一家咖啡馆作画的尔纳斯获悉“乐高姐弟共骑”的脚车被清除后,在面子书上回应“你可以拿走我们的脚车,但是你不能拿走我们的车”(YOU CAN TAKE OUR BIKE, BUT YOU CAN NOT TAKE OUR CAR!),藉此也为即将在明年2月开幕的咖啡馆打广告。他于週五下午约2时10分,在面子书上贴上一张相信是他为咖啡馆内画的壁画,并写下了这段文字。咖啡馆内这幅壁画也是结合实物及绘画人物,即是一辆被切开一半贴在墙上的旧款福士威根甲虫轿车,以及4个小孩在车子里外翻腾玩乐的画面,还有一个小孩在车后倒立在实物轮胎上的情景。尔纳斯是在上个月受邀为这间咖啡馆作画,当时他先完成了店面外的巨幅“倒立男童”画作。在为咖啡馆作画的空档,他在附近一间店屋转角处画下了“转角遇到匪”,以及在新山柔佛再也花园另一间店屋后巷画了“水上乐园”及“相陪青苔树上”。“转角遇到匪”的乐高女孩提着名牌手提包行走,有一个乐高匪徒在转角处伺机抢劫的罪案画境引起新山市政局不满。尔纳斯回应:“艺术并不会破坏一个城市的形象,但罪案会。”即使有人为这幅壁画,在乐高匪徒后面加上一个乐高警察,市政局仍在乐高警察被画上去不及24小时,即清除整幅壁画。事后,尔纳斯在面子书上回应:“如今这才是真正的破坏行为!马来西亚总能让我发笑”(Now that's a true vandalism!Malaysia never fails to amuse me)‧2013.12.20
相关文章